More Than One

預備的食物是這樣的:
三色蛋
鹽水雞脾
蒸烏頭
蕃茄薯仔洋葱湯

不是美酒佳餚, 而是家常小菜, 也許看完這個網誌, 放在桌上的會是其中一樣.
這三餸一湯是會由我烹煮, 每一個菜式也有一個小故事, 將會與我一起晚餐的人分享, 其中一個是我在中學時家政堂學習的第一道餸菜, 還記得, 父母看見這個小女兒的作品時, 高興得很, 邊吃邊笑, 讚不絕口.

這幾個餸是在我不同的人生階段學會怎樣做, 我想, 這會是一個頗特別的介紹自己的方法.

會跟誰晚餐呢?

希望是我的祖父, 他的事, 我是從小到大由父親口中知道, 從網上知道, 在父親寫的家族歷史中知道, 這一個人, 彷彿很熟悉, 但又素未謀面, 他在他的學生面前, 是一位學者, 在父親眼中是位慈父.

議題前, 沒想過, 我希望跟誰共晉晚餐, 今夜, 寫之前也沒有想過, 把吃的東西想好後, 靜下來, 逐一想我的人生, 想起誰會令我感動, 結果追憶起家父, 以及最疼愛家父的祖父.

要選擇一個人跟他/她一起晚餐,好像是很容易的事,但其實很困難。

若只是說讓我可以認識一個人,那容易得多,我想認識孫子,我想認識老子,我想認識阿當史密斯,我想認識鄧小平。

但若只能跟這個人吃一頓飯而已,那可不同。跟一個不相識的人見面吃飯,閒話家常風花說月打開話盒子,慢慢才由淺入深去談一下,談到正題找到共同話題已經「上甜品」,你未必可以怎樣深入地認識對方。而且既是如此科幻的一次聚會,大概是可一不可再的時空奇遇,也不太可能「下次再見」。

此外食品選擇也是一個要緊的事,食物太好太特別,又怕只顧吃喝,冷落了會面本身;食物普通,又欠了點特色,也浪費了如此難得的機會。

想了老半天,想到一個人,想跟他吃一餐。

及天下荒亂,百姓餓死,(晉惠)帝曰:「何不食肉糜?」——《晉書.卷四》

我不想跟晉惠帝去吃他的宮廷宴,卻想帶他去跟他當地的饑民吃一餐樹皮草根。我不知道這一餐會得到什麼,也沒想過我可跟他說些什麼,我只是想到,讓你這樣吃一餐就好。

想想,既如此,何不與曾蔭權吃一頓綜援飯?

還是不好,我怕我忍不住要打人。

Pema出題:「如果你可以選擇與任何一個人一起晚餐,歷史或現代的,會是什麼人呢?以及,會選擇吃些什麼?」

這個題目好玩,但想下去就覺得有點困難,想跟誰吃一餐,想到一些人物,想到吃甚麼時,又想到另外一些「配合食物」的人物,結果得不出到決定。

比如有些人願意花很多錢來跟股神巴菲德共進晚餐,那其實是想聽巴菲德的意見,吃甚麼根本不是問題了。又比如我其實最想回家吃飯,是想跟家人在一起,吃甚麼這一部分就不無須太考究了。

2009091502

如果從吃甚麼來想,很自然就想到應該找個飲食名家,找他一起吃一頓失傳的名菜,早陣子看夏日國際電影節的《芭比的盛宴》(Babette’s Feast),講的是一個十九世紀的巴黎名廚,因戰亂走難至丹麥小村莊隱姓埋名,後來中了一萬法郎的六合彩,花盡彩金重製了當年頂級的法國大餐。如果能身處其中一嘗美食,也不錯。

不過十九世紀的法國大餐海龜湯、鵪鶉酥皮盒,未必一定對合味,感覺也有點奢侈。

近來偶爾會讀《蔡瀾n談日本》,文章經常提到他當年親身策劃和帶隊的日本旅行團。日本自助旅遊不難,參加他的旅行團就不必了,不過如果有他帶路,跟他去一個有特色的隱世名店,吃一頓地道日本料理,席間聽蔡樣說有趣故事又或者葷笑話,應該是件美事。

2009091501蔡瀾雖好,意識流溜到日本料理就令我想到《料理仙姬》(おせん)。蒼井優飾演的半田仙是美少女廚神,守著家業一升庵,堅持用傳統食材、傳統手法造傳統料理。半田仙是虛構人物,但這個題目何嘗不是天馬行空,有她來主理一桌晚宴(當然跟她一起共享),應該比跟法國老娘或蔡老翁吃飯更有意思吧。

不能想太多,還未吃晚飯呢,回家吃飯好了。

“如果你可以選擇與任何一個人一起晚餐, 歷史或現代的,

會是什麼人呢, 以及, 會選擇吃些什麼 ?"


有興趣分享你的願望嗎 ?

想一想, 告訴我們吧…

這是一個共寫的題目, 歡迎加入 !

這陣子,應該是也有好一陣子了,失去了寫的意慾。

有段時間比較能寫,我記得兩三年前記者來訪問,我說我會用PALM在寫BLOG的草稿,在火車上寫、在公車上寫。

後來我已沒有再用PALM了。

有些事情、有些想法,沈澱了一陣就不想再提,以前會看過甚麼電影好看的不好看的都寫一寫,現在看電影看多了,只想看,不想寫。

當中發生了甚麼變化呢?我一直在想。

又不至於完全不想寫,也沒有討厭寫,似乎就是少了一份不吐不快的勁兒,是好事還是壞事我也不知道。

有時會有一種被掏空了的感覺,如果我是個職業作家,大概可以用「江郎才盡」的感覺來形容,但我不是以寫作為業,本來也沒有甚麼才,有沒有才盡也無所謂吧。

村上春樹旅居普林斯頓時教寫作,他好像跟年青人說過,不能寫時千萬不要勉強去寫,應該要盡量不寫。說準確的一點,應該是盡力不要為寫而寫吧。我是學習著這種心態。

真糟糕,幾天前才被友人勸,不要再陷進村上的影響中,不要再讀他的書了。其實我都沒有在讀他的書,也沒有想過要模仿他(想也模仿不來吧),只是他有些想法和態度,我還是不知不覺的入了心。

寫作可能是一種自我觀照,現在這樣寫著,好壞還不說,但至少,對自己也感到莫明奇妙的人生,應該也有好處吧。

食剩

Posted on: 八月 26, 2009

當大家都在談論, 那裡的美食吸引, 這裡的餐廳值得推介, 肚子吃得飽飽, 桌上滿是吃剩的食物, 有想過, 在不久的將來, 我們還沒老去的時候, 這世界面臨嚴峻的糧食荒, 像是天方夜譚, 不要唬人好了, 是電影情節吧… 都不是, 糧食不足會成為大家都面對的生活難題…

現時全球的飢餓人口即將突破十億!每五秒,便有一名小孩死於飢餓。再看看這個數字: 香港每年棄置的食物多達120萬公噸…

請由今天開始, 只吃足夠的食物, 不要浪費!!

珍惜食物與清水, 不要留下一個污染而貧瘠的地球給子孫….

何思謙,前澳門消費者委員會主席,
因為捲入六百多萬的貪污醜聞而上吊結束了一生。
沒大志。
我才不會因為貪那六百多萬而去自殺。
要貪就要貪的大,貪的狠,貪的兇。

不貪他幾十一百億怎麼對得起自己的生命。
奉勸一句將來準備投身貪污界的朋友,
請做好最狼最狠的準備,
大雞不食小米,
要豁出去的好好幹一番流芳百世的貪污巨案,
好讓自己能自豪的含笑而終。

十月 2016
« 九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頁面

彙整

分類